沈浸在性快感中 - 沈浸在性快感中

某天下午,欧曼玲好不容易忙完手边的工作,抬头看看时钟,不过才3点半,心想这下可以轻轻鬆鬆等下班了,正在窃喜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

「喂!採购处你好!」欧曼玲拿起电话回答,话筒的那端响起一个她熟悉的声音:「欧曼玲!好久不见啦~~」欧曼玲听到这个声音浑身微微一颤,是老哥,这时她心中隐隐觉得不妙。

「没事打电话给我干嘛?」欧曼玲表现得镇静又十分冷酷,但心里却是有些紧张,因为老哥的声音勾起了以前跟他鱼水之欢时的回忆,脸不由地红起了来。

「现在马上到地下一楼的会议室来吧!」老哥说。

「你说什幺?你很奇怪耶,为何我要听你的?」欧曼玲想都不想就马上拒绝了老哥。

「刚刚我寄了封电邮给妳,如果妳不来,嘿嘿~~可别怪我没警告妳。」老哥淫笑着。

欧曼玲心里的紧张慢慢变成了恐惧,她一手拿话筒,一手用滑鼠点开了寄件者是『老淫虫』的新邮件,里面没有内容,只有一个附属影像档。欧曼玲一打开,只见一个女人正浑然忘我地趴在床上帮一个仰躺着的男生吹喇叭,而这个女人竟然就是自己!影像档不过十五秒,一下就结束了。

「这不过是一部份,我那里有全套的喔!赶快下来,我只等妳十分钟。」老哥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欧曼玲这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心里却是慌乱之极,不知如何是好。

『先下去再说吧!』欧曼玲心里这样想着。

没想到欧曼玲抱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来到了地下楼会议室(说是会议室,但其实这里已经被当作仓库使用,里面堆满了杂物跟一些装旧文件纸箱),却没看到任何人影。没多久有人推门走了进来,居然是程锡剀。

单身的程锡剀已经五十几岁了,平时风评就不太好,尤其是喜欢对女性同事言语骚扰,有时甚至是毛手毛脚,这时他跟欧曼玲独处一室,欧曼玲急忙想要离开。

没想到程锡剀急忙说:「别急着走嘛!是老哥叫我来的。」

「什幺!」欧曼玲瞪大眼睛。

接着程锡剀便露出了猪哥的本性,色迷迷的说:「他还说接下来的一小时,妳会好好地陪我,对吧?」

欧曼玲听到这里大概知道老哥在玩什幺花样,于是她故意探探程锡剀的口风,「你……你给他什幺好处?」欧曼玲问。

「他玩期货输了一百多万,来找我週转,说要是我愿意让他渡过难关,就保证让我能跟你干上一炮。嘿嘿~~」

说到这里,程锡剀已经淫笑了起来,而且一步步朝欧曼玲进逼,眼光扫视着欧曼玲全身上下。今天欧曼玲穿着细肩带的连身裙搭配短上衣,裙子下襬只到大腿的一半,露出半截雪白的大腿,将欧曼玲的玲珑的曲线整个衬托出来,让程锡剀看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欧曼玲心想:『若要把老哥的事情压住,看来只能先满足眼前这个猪哥了。』但是一想到自己要失身于这个噁心的男人,心里却是千百个不愿意。

就在欧曼玲胡思乱想之际,程锡剀已经一把抱住了欧曼玲,张嘴就往她的俏脸猛亲,同时双手在欧曼玲全身上下摸来摸去。「不要啊……」欧曼玲全身一颤,只觉得心中一阵噁心,但她只能象徵性地抗拒着程锡剀的双手在自己身上乱摸。

程锡剀也不着急,他把嘴靠在欧曼玲的耳朵旁边,一边对里头吹着气,一边用手隔着衣服捏弄着欧曼玲的乳房。「唔……不……不行……这样……喔……」经过这阵子许多的性爱经验,欧曼玲的身体已变得十分敏感。

程锡剀揉捏着了一阵子,觉得不够过瘾,手开始往欧曼玲衣服里面伸,这时欧曼玲像是突然想到什幺,急忙喊:「先……先停一下,人……人家……先停……」

程锡剀被欧曼玲的举动搞得一头雾水,也先停止了的动作,只见欧曼玲先是脱了上衣,然后再脱掉身上的连身裙,最后脱去身上剩余的胸罩与内裤,折好放在旁边的纸箱上:「我……我衣服还要穿呢!」原来欧曼玲是怕衣服会被粗鲁的程锡剀给扯坏,才有此一举。

这时的欧曼玲怯生生的站在程锡剀眼前,一手横在胸前,一手遮着自己平坦小腹下的神秘地带,俏脸微红的直视地面,但整个人完美的曲线与雪白无瑕的肌肤则是毫无保留的呈现在程锡剀眼前,此时的欧曼玲像极了要献给野兽的小羔羊。

这一幕程锡剀看得是裤裆里胀得直发痛,于是没三两下,他也把自己给脱个精光,露出一根杀气腾腾的大鸡巴,不过在欧曼玲眼里看来,自从经历过顺平的大家伙后,这只能算是普通而已。

程锡剀吞着口水再次把欧曼玲拥入怀里,欧曼玲心里只想赶快结束这事情,于是只有轻哼一声便不再闪躲,俏脸羞红,媚眼含春。程锡剀看得慾火大盛,他左手环抱着欧曼玲的纤腰,右手手指在欧曼玲雪白的乳房上轻轻划着圈圈,再用双指轻捏上面娇红的蓓蕾。而由于程锡剀刚好比欧曼玲稍矮一点,勃起的肉棒就刚好在两人厮摩着的同时,龟头会轻轻顶到欧曼玲娇羞的花瓣。

「嗯……喔……经理……你……你……喔……好舒服……喔……」面对叶经里的全面进攻,欧曼玲轻轻呻吟着,而程锡剀那灵活的舌头却又已经伸入自己的耳朵中搅弄,他双手都在欧曼玲美丽的胴体上熟练地游走,搜寻着欧曼玲全身上下的每一处敏感带。

他老练的爱抚手法,敏感的欧曼玲哪里受得了,身体马上对程锡剀的挑逗发生回应,觉得下腹部有些热烘烘的。而随着两颗小奶头在程锡剀的撚捏下变得越来越硬凸,欧曼玲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嗯……啊……唔……」就在欧曼玲被逗得浑身发热的当时,她突然一瞥眼看到老哥居然笑嘻嘻的站在旁边欣赏,正想大叫,没想到这时程锡剀的热唇已经贴了上来,热情地与欧曼玲亲吻,欧曼玲恐惧的情绪一下就被心中的慾望给掩盖过去,最后也热情地回应着,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看来今天是被这两个人玩定了。』欧曼玲认命地想。

两人热吻了一阵子,程锡剀又让欧曼玲坐在那种单人坐的旧沙发上,两手抓住椅子的扶手,她微张红唇轻轻喘息着。接着程锡剀用手打开欧曼玲的双腿,再把欧曼玲雪白修长的大腿挂在沙发的扶手上,整个毛茸茸的神秘禁地就这样整个暴露出来。

「嗯……不要这样……不要看啦……羞死人了……」

欧曼玲虽然已经不是什幺少女,但每次在男生面前张开大腿时还是觉得好难为情,不过程锡剀不理会这种抗议,他的手已伸到了欧曼玲的阴道口,用两根手指抚弄欧曼玲的阴核,只见手指在欧曼玲的阴道口熟练地游进游出,上下拨弄,使得欧曼玲的阴核充血膨胀,程锡剀的手指头一摸上来,欧曼玲顿时觉得全身麻麻的,软软的瘫坐在沙发上。

在一旁的老哥也没闲着,他跟程锡剀相视一笑后,正式加入战局。程锡剀搓弄了欧曼玲的禁地一阵后,这回轮到老哥,只见他就把头埋进欧曼玲的双腿之间,伸出灵巧的舌头对準欧曼玲的阴户舔了起来,他一下用舌尖挑逗着欧曼玲的阴核,一下子把舌头伸进欧曼玲柔嫩多汁的蜜穴中探索,一下又把嘴贴着欧曼玲的阴户吸吮着淫水,后来更把欧曼玲的阴核含在口中又吸又舔又啃的。

「好美的鸡掰呀~~真是令人怀念……」老哥边舔边讚叹着。

「你……你在胡说什幺呀……啊……真美……」欧曼玲听着老哥粗鄙的话语,竟然隐隐觉得更有快感。

而程锡剀则是绕到沙发后面一边和欧曼玲热吻着,两手也时轻时重地搓揉着欧曼玲一对雪白的奶子。

「哦……啧……哎哟……你们两个……啧……嗯……一起欺负人家……要被弄死了……嗯……啊……」

这是在上次的KTV事件后,欧曼玲再度被两个男人同时玩弄胴体,在两个男人的联手攻击下,欧曼玲的身体作出激烈的回应,她水蛇般的蛮腰只能轻轻地扭动来躲避老哥的舔舐,圆圆白白的大肉臀却还是贴着老哥的脸,大量淫水随着高涨的性慾从美穴中流出,老哥的脸被淫水弄的湿淋淋的,但还是不停地吸着欧曼玲的阴唇,弄得「啧啧」作响。

「我们两个一起玩妳,舒服吧?」程锡剀问欧曼玲,欧曼玲羞红着脸点了点头。眼前这两个人确实是玩弄女人的高手,任何一个都能把欧曼玲弄得欲仙欲死,更别说两个人同时攻击。

「妳看妳流的淫水,弄得我满脸都是,真是蕩妇一个!」老哥调戏地向欧曼玲说。

「哪有啊!你……你乱说……」欧曼玲嘴上否认着,内心真是羞得无地自容。

本来欧曼玲还只是想让程锡剀赶快完事好脱身,没想到玩火自焚,加上老哥突然的闯入,现在自己已经把什幺贞操、矜持都给抛到九霄云外,被这两个家伙玩得慾火焚身的欧曼玲,现在只想疯狂地做爱。

「欧曼玲,现在想要了吗?」程锡剀凑在欧曼玲的耳边轻轻问:「想的话,我把大肉棒插进去了哦?」

「嗯……」欧曼玲娇哼一声,羞得双颊绯红,撇过头去。两个男人同时哈哈一笑,欧曼玲那娇羞媚态更惹得他们慾火高涨。

程锡剀先躺在一张不过膝盖般高的旧会议桌上,粗黑的大阴茎朝天挺立,然后引导着欧曼玲面对自己坐下来,他先托着欧曼玲雪白的屁股,龟头在欧曼玲湿淋淋的阴户上摩擦着,弄得欧曼玲瘙痒难耐,然后慢慢地把欧曼玲的屁股放下,粗大的阴茎一寸寸地插入欧曼玲又窄又湿的阴道中。

欧曼玲微闭着双眼,眉头紧促、娇喘连连,感受着那条粗硕的热物缓缓塞进自己体内,脸上表情也不知是难受还是享受。

「哦……啊……」欧曼玲娇呼着,她感觉到程锡剀那刺刺的阴毛扎在屁股上痒痒的感觉,屁股也坐实在程锡剀的腿上,火热的大阴茎已经深深地插入自己的体内,娇嫩的穴肉紧紧地包住又硬又热的粗黑肉棒,阴茎火烫的脉动透过从蜜穴直传到脑部,欧曼玲忍不住发出淫蕩的呻吟声。

「喔……人家的……小妹妹好充实……嗯……喔……」

「想爽吗?想爽就自己动呀!」程锡剀的声音又在欧曼玲的耳边响起。欧曼玲看了看满脸淫笑的程锡剀,觉得这个令自己鄙视的男人在此刻却是充满魅力,她一边娇喘着,双手扶着程锡剀结实的胸膛,一边配合着程锡剀的动作,上下摆动着自己的小蛮腰,很有节奏的套弄着程锡剀的大肉棒,还不时低头和程锡剀长吻。

「啊……好爽啊……从来……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喔……好奇怪……喔……啊……」欧曼玲忘情地娇呼着。

程锡剀开始觉得让欧曼玲採取主动有些不过瘾,于是爬起身来,双手绕过欧曼玲的膝窝,将欧曼玲的双脚高高的抬起向两边分开,暴露出已经湿淋淋的阴穴,同时挺动鸡巴有力地向上顶着。欧曼玲纵情地呻吟着、扭动着,被程锡剀的大肉棒和高超的性技巧完全操纵着,随着程锡剀的抽插,发出一声声无法抑制的淫呼。

「爽吗?我还有别招喔!」程锡剀说着把欧曼玲放下,推倒在地毯上,欧曼玲顺从地跪趴在地毯上,翘起雪白肥大的屁股。

「妈的!妳这个蕩妇果然欠干!」程锡剀一边说着,一边从后面展开他的攻势。他用手揉捏着欧曼玲那两片雪白的大肉臀,然后双手扶着欧曼玲的小蛮腰,粗长硕大的阴茎从后面狠命地插了进去,下腹部猛力地撞击着欧曼玲肥白的肉臀,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哦……啊……干死我了啊……啊……亲丈夫……好哥哥……人家……要死了……喔……啊……」

欧曼玲发出一声声近似疯狂的浪叫,身体被程锡剀干得前后不停摇动,满头乌黑的秀髮飞散着,绯红娇艳的脸庞露出淫蕩的表情,到达情慾顶点的她不顾一切地放声浪叫着,阴道更是不停地收缩,紧紧夹着火热程锡剀的肉棒。

程锡剀也开始「呼~~呼~~」地喘着粗气,狠命用力地往前猛干。老哥这时也脱下裤子,露出那根曾经让欧曼玲销魂的阴茎来,把粗大的肉棒挺到欧曼玲的面前:「来!小蕩妇,这里还有一条哦!」

老哥一手扶住欧曼玲的头,一手把自己那条已是青筋暴凸、热得发烫的肉棒强行塞进欧曼玲的嘴巴里,欧曼玲面对老哥这突然的举动,只好照单全收,老哥粗大火热的阴茎直顶到她的喉头,让她呼吸有些困难。而程锡剀这边也配合着老哥的动作,用大肉棒猛烈快速地抽插欧曼玲的阴户,使欧曼玲无暇顾及其它,身体完全沈浸在那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中。

「唔……唔……喔……」欧曼玲前后被两条粗大的阴茎插着,两个男人同时干着这位娇艳性感的少妇,正处在高潮的欧曼玲不停地颤抖着,由于口中塞着一条阴茎,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迷茫的媚眼对着老哥,强烈的快感使她进入了欲仙欲死的迷乱状态。

「喔!妳的穴真紧,我不行了,要射了!啊……哦……」

程锡剀猛力向前狂顶,每一下都把阴茎插进欧曼玲美穴的最深处,伴随着程锡剀的狂干,滚烫的精液激射而出。欧曼玲被这幺一射,浑身一阵酥软,只觉得头晕目炫,几乎要昏了过去,要不是被前后两根肉棒插顶着,她一定会瘫软在地毯上的。

「兄弟!换你过来插!」

不过这两个野兽丝毫不给欧曼玲喘息的时间,马上交换了位置,程锡剀把射完精后疲软的阴茎从欧曼玲的阴穴中抽出,老哥则迅速把阴茎从欧曼玲口中拔出,对準欧曼玲那黏满淫液湿得一塌糊涂的淫穴前,对準欧曼玲的肥穴用力狠狠插进去。

「啊……不……我……啊……让我……啊……休息一下……喔……啊……要升天啦……」

而程锡剀不顾欧曼玲的呼叫,他捏着欧曼玲的鼻子,逼她张开嘴巴,把沾满精液和欧曼玲下体淫水的阴茎塞进了欧曼玲嘴里,「唔……唔……」欧曼玲只能无助地把程锡剀软绵绵的阴茎含入口中吸吮着。

与此同时,老哥在欧曼玲的屁股后面狠命地使劲抽插着,粗黑硕长的大肉棒在湿润的肥穴中进进出出,欧曼玲粉红色的花瓣随着激烈的抽插被干得翻进翻出,大量的淫水则是不停地涌出,但由于口中被阴茎塞得满满的,只能够发出「唔……唔……」的呻吟,而后面则被操得「啪!啪!啪!」直响。

「没想到欧曼玲这幺淫蕩,平常在办公室还一副高贵的样子。」程锡剀满意地说着。

「是呀!够爽吧?」老哥回应着。

老哥边说边用手掌用力拍打欧曼玲雪白的大屁股,阴茎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此时的欧曼玲已经完全沈浸在性交的快感中,雪白的胴体上满是汗水,淫水沿着大腿不断地流到地毯上……

「喔!没想到妳的淫洞还是跟以前一样紧,真是会吸人……喔……我要发射了……喔……」老哥一声低吼,火热的精液开始射进欧曼玲不停收缩的阴道里,欧曼玲只觉得浑身又如同触电般,阴精也随之激射而出……

「喔……喔……嗯……」洩身后的欧曼玲浑身无力的软倒在地毯上,像是离开了水中的鱼那样的重重喘着,而程锡剀的阴茎随之也从她口中滑出。

防屏蔽邮箱:sexiaogui888@gmail.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在线青青视频免费 在线自拍在线偷拍视 (防屏蔽网站)